读《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欧洲的历史观一直是古希腊-古罗马-文艺复兴-大航海时代-帝国主义时代-现代这样一脉相承下来的,突然有一个欧洲人觉醒了,从丝绸之路的角度来写世界史,确实称得上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从欧洲人的角度上来说。

在丝绸之路真正是“丝绸之路”的那个年代,丝绸之路是商品贸易的通道,也是技术、文化和宗教交流的通道,作者当然也知道这一点,但是着力点却在于古希腊罗马文明——希腊的文学和艺术、罗马的钱币——向东方的扩张和基督教的传播,以及古希腊、罗马与西方人眼里古西方永恒的敌人波斯之间千年争斗的起起伏伏。

当然,这些也是丝绸之路的的部分历史,只是在这个历史时期,作者的西方至上的写法特别地让人不舒服。按照作者的说法,伊斯兰教诞生以前,基督教在和琐罗亚兹德教、佛教、犹太教等的竞争已经获胜,基督教正大举向亚洲腹地进发。但是我所知道的却是,在伊斯兰卷席一切之前,至少中亚大地上,到处都是佛像和寺庙,所谓的基督教势力即使存在,也是非常式微的。而写到罗马和波斯的争斗时,波斯取得的胜利总是无足轻重的,罗马稍微得到一点优势了,就是“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不过总体上说,大航海时代之前,写的还是总体不错的,很有大局观。特别是蒙古西征带来了黑死病的说法,算是刷新了我的认识。

大航海时代之后,特别是一二战时期,就是为了中东而写中东了。中东远在主力战场之外,作者却花了好几章的篇幅,渲染俄国和英国的势力争斗——确切的说应该是谍战和理论战,因为根本没有实际的战争,就像一个妄想症患者,不厌其烦地想着有人要杀了他。最后,这种幻想中的“剑拔弩张”以英国在一二战期间占领伊朗、分割伊拉克进而肢解奥斯曼帝国结尾,于是我才焕然大悟,渲染了几十年英俄争夺中亚,原来是为了给后面英国占领这片区域找理由呢——“因为敌人要占领这里了,我国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相对于对大英帝国的百般呵护,二战后中西亚干涉的主角——美国虽然也得到了作者的包容,但是毕竟还是收敛了不少,于是稍显客观一些。

总结下来,西方人的西方唯上的立足点,在讲述不是以西方为主导的历史时,短板和局限性还是非常明显的,作为另一种视角的对比读物看看就行了。

观《孔雀之冬》

出差北京,临时决定晚一天回去,下班的时候顺手看了看有没有好的演出,就看到了杨丽萍。

很早以前就想看一次现场的杨丽萍舞蹈,可惜在上海一直没有买到票,于是果断入手了。她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说不定哪一次演出就成为告别演出了呢。

杨老师的出场很惊艳,身子骨还是那么柔软,翩翩旋转起舞的时候,仍然比转了一晚上的小彩旗柔美无数倍,指尖演绎的孔雀的灵动,仍然不露岁月的痕迹,配合着感染力十足的灯光,还是一如既往美得醉人。

当然,今晚杨老师的孔雀,迟缓的动作多了好多,也见不到几年前在春晚上还能看到的热情的爆发了,也许是今晚的主题使然——冬天、死亡本来就是漫长而缓慢的。

但是,也可能,她是真的老了。

想必观众们也心疼她,至少我是提心吊胆的,生怕她动作太大,太过劳累。

而她,即使是累了,也是不愿意走的,这是她的舞台,她的一生所爱。最后的谢幕,谢了一次又一次,等到其他演员们退场了,观众也终于依依不舍地退场的时候,她居然又回到台上,忘情地跳了2分钟独舞。

她想让观众用手机记住她,毕竟正式演出中是不能拍照摄像的。

她更想让这个舞台永远属于她。

个人行为准则

1、读书

一周两本书,全年超过100本。只读需要的部分,不要一本书从头到尾不加区分地读,书是读不完的,要尽快地从尽可能多的书里汲取营养,而不是在一本书中过分仔细地寻找

另外,切记:读完每一本书,都必须花至少一个小时时间整理思维导图,或者是读书笔记,力求知识内化!

2、健身

每周至少游泳两次,每次至少游泳一公里

3、足球

多踢球,少看球。

联赛只看前四之间的比赛。

亚冠只看与日韩比赛及淘汰赛。

不看任何足球评论。

创业-初体验-发现另一个中国

结束了一周的等待和一周的纠结,上周末终于下定决心,跟老婆、爸爸妈妈分别做了详细的沟通后,我入局了。为了避免周一和大部门老大面谈之后,又因为某些原因动摇,周日晚上就跟Y明确了答复,不让自己有退路。

然后周一就是各种沟通,大部门老大的面谈没有动摇我,但是让我又一次认识到自己的弱点,就是容易被外在的名声所牵绊,我的主管也最后一次找我聊,当然还是没让我回心转意。

唯一让我犹豫的是RZ,RZ让我想到公司在深圳或者香港建立研发部门的可能性,以及如果我留下来,未来通过这种方式回深圳,若干年后再出来创业的可能性。应该说,这条路,跟我现在的选择殊途同归,只是RZ建议的这个选择,风险更小。

不过我还是决定走,我不想表现出来我没有决断力,我已经犹豫了好多年,不想再犹豫下去了。

然后就是跟团队的沟通,杭州团队的道别,一次烧烤和按摩。喝醉了,说了很多。半夜两点才回到酒店。

第二天就去新团队报道。第一天的接触,就感觉到团队很靠谱,业务、产品、技术,几个人的创始团队,每个人在自己的领域上都非常专业,同时也第一次比较详细地了解了产品的业务模式。团队第一天的沟通,聊了很多,也包括杭州的各式信息,关于房子的,关于各式的创业信息的。其实杭州慢慢地已经有了一个创业之都的感觉,不只是因为阿里带来的城市科技氛围,也因为阿里这么多年,给这座城市造就了数以万计拥有一定资产和个人能力的人才。人才是不甘于沉寂的,他们会通过各种方式,让这座城市因他们而变。第一次觉得,我并不介意在杭州“创业”两年,好好汲取这个城市的养分。在上海太过于安逸,真的容易迷失在白领的精致小世界里。

周三与老团队做了工作交接,也和C做了深入的沟通。自从做出了离开的决定,最担心影响的就是他,他也确实度过了两个不得安眠的晚上,实在是抱歉……很欣慰的是,C能够理解我的决定。而且他说得对,我们没有管理上的汇报关系,其实反而更好,希望以后继续做好朋友吧。

周三晚上直接奔赴北京。工作日的夜班飞机,居然人很多。到了酒店已是凌晨一点。

第二天7点半就从酒店出发,奔赴合作伙伴办公室沟通方案。

周四晚上,创始团队的第一次全员聚会。最能喝的两个业务同学,反而把自己喝醉了。能够理解他们的辛苦,三年的坚持,终于迎来了能够落地自己想法的机会。而我们这些刚进来的产品、技术的同学,是站在他们辛苦打好的基础之上的。大家都很动情,这也许是人人互称“同学”的阿里带给我们最大的财富,我们能够聚集一班诚恳的,同时又是有理想,敢于冒险的不同岗位的人,一起朝着一个目标全力以赴。

经过这一晚,我不会再对这个项目有任何犹豫。即使这个业务本身不一定能成功,能够和这样一群人一起从零开始奋斗,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人生财富,何况,经过两天的了解,我相信,这个业务模式是能够成功的!

所以,从现在开始,全力以赴,一定要成功!

创业的第一周,经历了老团队的离别,经历了无数次的挽留,也有小许的犹豫(至今犹记得听了RZ的建议后,和老团队离别喝酒时的痛苦纠结),也经历了新团队的诚恳会面和聚会时的真情吐露,以及自此的笃定和信心。然而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这次决定前后考量的几周中,在这一周几乎每天凌晨一两点睡觉,在往返杭州两次,来往北京一次,周二的茶山会谈,周三、周五晚的飞机上,我看到了一个和我过去几年生活中不一样的中国,这是一个创业的中国,是由凌晨还是出差,飞机上还在学习,出差的路上,酒店里依然谈论着业务和想法的人所组成的中国,没有精致的生活,却散发出无限吸引人的魅力。

未来的几年,我要去追求这样的生活。

2017春节回乡见闻

家乡普宁,算是五线城市(县级市),在我上大学前,一直是个很典型的小县城,县城基本局限在步行可达范围内,市中心一个20层楼高的三星级宾馆,已经算是县城里的最高楼和标志性建筑了。横穿县城的7公里长的流沙大道两边,汇聚着县城绝大多数的商业,其他地方都是零零散散的7层居民住宅楼和学校,菜市场之类的居民设施。流沙大道往南一公里是国道(经过县城这一段叫环城南路),流沙大道往北两三公里是环城北路,整个县城差不多就是流沙大道这7公里,往南往北分别延伸一公里的范围内。环城南路往南就是农村了,初中在环城南路往南一公里的英才华侨中学读书,每天都要从农村和农田中穿梭两次。

然后我上大学(2005年)前后,新建的电信大楼成为县城最高楼(有二十几层),然后新的市政府建筑群修建完成,市中心老区改造完成(改造持续了高中三年时间)变成中华新城。那一片原来是破旧的老住宅和电子市场,改造完成后变成新居民区,同时还配套一个类似于沃尔玛的大型超市。这是普宁第一个大型超市,在我大学四年里,这里都是名副其实的市中心商业区,美佳乐超市加上从流沙大道到美佳乐的这条步行街,是市里过年过节包括平日里最热闹的地方。那几年里,私立学校也悄悄兴起,小我几届的表弟,成绩读得好的,不是去我当时就读的英才华侨中学(在我读书的时候是县城最好的初中),而是去二中(县城最好的高中)投资设立的私立中学——二中实验学校。房价方面,县城还没有房价大幅上涨的趋势,大学快毕业时,爸妈本有机会20多万买一套单层面积150平米的两层顶楼套房,没有入手。这几年往返大学和家里,主要在揭阳火车站坐长途火车,单程17小时。

大学毕业的前几年,主要的变化是,大型商业中心继续发展,之前集中在流沙大道中段的商业,开始往两头扩展。首先发展的是超市,流沙大道西端,初尝甜头的美佳乐超市又开了一家更大的门店。接着,大型的商业贸易综合体也开始发展,流沙大道西端,新建了普宁国际服装城,流沙大道东端,新建了占地更大的普宁国际商品城。另外,伴随着经济的发展,市中心新建商品住宅也越来越多,慢慢脱离之前的独栋楼房的住宅形式,转向住宅小区的形式,和大城市接轨,这期间房价在2000至3000左右。私立学校越发发展,不只是小学初中有私立学校,私立高中也慢慢变得瞩目。曾经最好的普宁二中,在优质生源的争夺上已经抢不过私立高中,这几年的市高考状元和清华北大等名校录取的,也更多的来自于私立高中。这期间从上海回家,主要坐飞机,开始飞到汕头,之后则飞到揭阳潮汕机场。

2013年底,广深高铁开通,到现在整整三年,这三年,是普宁变化最大的三年。普宁第一次通了火车,而且新建的高铁站,是附近(潮汕地区)离现有市中心最近的高铁站(普宁高铁站距市中心只有5公里,而附近的传统老大哥,揭阳市和汕头市,市区到最近的高铁站都有超过30公里路程)。普宁高铁站大约在环城南路往南1公里的东边,于是从高铁站出发,新修了和环城南路平行的主干道——双向八车道的普宁大道。这几年回家,看着环城南路和普宁大道之间的农田和农村,慢慢变成新的住宅区,商业集中区,特别是今年回家,突然发展整个县城大了好多,整个市区基本上向北向南各扩展了1公里。

这几天去了几个地方,东南角的高铁站,西南角的二中新校区和南方梅园休闲区,西北角的国际商品城,北部的普宁广场和万泰汇购物中心,发现这个五线小县城,已经开始有新兴城市的感觉了。首先最明显的变化是大规模的高层住宅区的兴起,去了小姑新买的御景城的房子(房价6000-7000),和大城市的高层住宅没有什么区别,电梯、地下车库应有尽有,而且御景城几期房子刚好围绕普宁广场,在普宁广场往两边看都是这个33层高的高层住宅区,着实壮观。居民的商业生活也更加丰富了,开业不到十年的美佳乐广达店已经没有人气了,中华新城凭借着市中心的地理位置仍然有大量的人流,但是主要的人流开始涌现万泰汇、国际商品城、南方梅园,前两个是综合购物中心,后一个是休闲娱乐区。万泰汇和国际商品城人潮汹涌,和大城市的购物中心基本没有区别了,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门口庞大的摩托车停车场和购物中心前广场上随处可见的垃圾——当然这个可以随着经济和居民素质的进一步发展慢慢解决。酒吧、咖啡馆、KTV等各种城市生活必须的娱乐设施也比较普遍了。南方梅园的出现也说明了经济发展带来的休闲需求的旺盛,南方梅园配套着别墅区、水公园、游乐场和水库公园,同样人潮汹涌。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大学期间和工作前几年对县城的印象——空气差,灰尘多,今年过年期间居然没感觉到,天空明显蓝了好多,看来之前的污染工业也已经得到了治理。当然,最大的感悟是,上大学之前,县城里最气派豪华的建筑,是市政府大楼,现在,不管是市民广场、购物中心、住宅楼还是新建的学校,都比市政府大楼要豪华。

现在,一个在普宁长大的孩子,到了大城市读大学,应该不会像我当年刚上大学那样感觉大开眼界了,毕竟,大城市里有的,除了明星演唱会等一些文化节目以外,这里也都有了。经济发展,至少在普宁,是惠及了小县城的。

节奏

今年以前,都有好长时间没有游泳了,记忆中过去两年都没有游过泳,最近一次游泳,还要追溯到2013年,我在北京出差的时候,住建国饭店,那段时间每天晚上睡觉前都去酒店的泳池游泳。持续了两个星期之后,我一次开车关车门时不小心夹伤了大拇指,血流如注……于是那一年再不能下水。

这两年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越来越感觉体力大不如前,越来越容易疲惫,于是,今年我决定重新开始培养健身习惯。

首当其冲的,是游泳。

今年的第一次下水,是在6月底。六月的梅雨天是阴冷的,6月底终于有了一次晴天之后,我高高兴兴跑到东方体育中心游泳馆。

第一次下水刻骨铭心,在上海的六月底,我在一个室内的恒温泳池里,游了一个小时,其中竟然有一半的时间站在水里瑟瑟发抖,怎么都停不下来,只有让自己不停歇地运动,才能稍微抵挡一下这股寒意。

我已经虚弱到这种地步了吗……也就是在三四年前,我还能在三月底的早晨下水游泳,还能在十月份的时候洗冷水澡。

经此打击,我决定今年要把游泳培养成习惯,每周至少游四次,每周至少游三千米,而且要至少坚持游到十月底。

这样的坚持锻炼是有效果的。其实所有的体育锻炼和自我提升,至少在初始阶段,付出是很容易得到回报的。

小学的时候,每年暑假都会回爷爷家,在村口的小溪里和小伙伴们戏水游泳,几年下来,也算是学会了游泳。等到来上海之后,在游泳馆游过几次之后,才知道自己学的是自由泳,但我也马上知道,自己的游泳技术太野路子了,耗体力,游不快,而且还容易累。

于是我从头开始,学着泳池里其他人的姿势,学习标准的游泳技术。

在2012年的时候,我已经学会了蛙泳——所谓学会是指,可以把控好节奏,持续不断得游,不需要停下来休息。蛙泳和仰泳都是比较慢,比较容易得到平衡节奏的项目。

今年的重点是学会自由泳,刚开始游的时候,我还是顶多游50米就会气喘吁吁,不得不停下来休息。

现在,两个月过去,我已经可以一次游150米(其实还可以更长),每个晚上我可以游满1000米,而且不会感觉到累。更关键的是,下水的时候不会再瑟瑟发抖了,在现在9月份的阴天里,我跑步热身到健身房,马上可以下水,再不用像开始的时候,要在岸上慢慢往身上泼水,让自己适应水温。

最后的目标,我希望能够做到像蛙泳一样,找到一个平衡体力消耗和持久性的节奏。就像跑步很快却不能持久,走路却可以走很远,游泳也是可以慢而持续地游的,在这种情况下,身体的体力消耗刚好达到足够让你前进,却不至于疲劳的临界点。

我就是要找到这样的临界点。

其实,生活何尝不是这样,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但是也不能跑得太快,以至于失去了跑完漫漫人生的耐心和体力。

读《第三帝国的兴亡》

算是近年来耗时最长的一本书了,从14年到现在,断断续续看了两年才看完。

不得不说,作为一个流浪汉、半瓶醋的艺术家、退伍的士兵,希特勒具有的视野、口才以及行动力都是惊人的,这些特质综合到一个人身上,使他成为天才般的人物,而恶魔和天才只是一线之隔。

他的征服欲望和对犹太人根深蒂固的偏见是他的思想基础,这个基础是不人道的,因此他也注定了即使成功也是短暂的。

但是从他发迹到灭亡的过程,可以看到,一个有思想(虽然是邪恶的),有鼓动力,有行动力,同时又有付诸行动的策略的人,是如何能够以一己之力和全世界较量,甚至差点成功的。

首先是思想的号召力(再一次说明,它是邪恶的),和共产主义运动不同,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理论是一个个人理论,来自于他也止于他。但他据此发展了自己的党,也能在民主投票中,得到德国三分之一公民的支持。

而他的让人惊异的演讲才能,使他成为真正的“现实扭曲力场”的鼻祖,他在公众面前可以滔滔不绝声情并茂连续做几个小时的演讲,他可以让同样独霸一方的墨索里尼在他面前毕恭毕敬听几个小时不发一言……他的巧舌如簧使得那些贵族出身的陆军将领们最终甘愿听从他的指挥,甚至在一次次被迫违背自己内心的情况下依然不改。

然后是他的行动力,和那些在希特勒执政的岁月里,孜孜不倦地准备推翻他,却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一次行动也没组织过(最后在德国即将奔溃的时候终于组织了一次政变,却完全没有精心组织的样子,轻易被扑灭了)的异见者不同,希特勒基本上一直在致力于将他的理论(他的那本自传)付诸实现,期间的障碍,通过外交威慑、军事行动一一铲平,而且很难得的,能够克制自己(至少在前期)的心理障碍,暂时违背自己的理论,寻求曲线救国达到自己的终极目标。

而这就涉及到他的策略,从小的诡计一直到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对于苏联恨之入骨,却为了避免前期的双线作战,甘愿冒被国人反对的风险和苏联结盟),至少在大战的前期,他几乎在只凭心理战的情况下就取得了欧洲大陆近半土地的支配权。

当然了,成也萧何败萧何。前期轻易得到的巨大胜利冲昏了他的头脑,在战场上稍微出现挫折的时候,他没有了之前的狡猾,变得斤斤计较,后期的战争,在他一次次的“死守阵地”的决策中,一次次失利,一点点退却,而他却在苏联打到家门口,包围了柏林的时候,还在想着反攻。偏执和赌博成就了他,也毁了他。

商业和技术的新可能

上周六参加了极客公园上海的活动——奇点·创新者峰会 2016

这几年没有像之前那样常态性地关注创业圈和创业的资讯,但是断断续续刷feedly的订阅内容,也知道极客公园这几年做的东西,因此前几天看到fenny的公众号推荐,就毫不犹豫买了票。

整个活动没有让我失望。总体来说,有信息量,组织很专业,主题很有人文关怀,有点TED的感觉,甚至嘉宾访谈的形式,也有点TED的影子。

整体论坛的主题是“品质”和“幸福科技”,不管是大范畴的新能源、VR、AI,还是具象的高品质自行车、精品视频、高工艺手机产品,都是服务于这两个主题。

其实不管是“品质”还是“幸福科技”,都根源于一个更宏观的社会变化,就是中国的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已经不仅仅是为了满足“拥有”和“消费”了,而是坚定地朝着产业升级的路径在走。前几年还是“得屌丝者得天下”,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被视为屌丝,中产阶级成了社会的中坚力量。

这个在参加这个论坛之前,其实自己已经有一些感知。

年初看吴晓波的文章,吴晓波反屌丝经济,认为在中国的中产阶级人数突破一亿人的当前,中产经济已经崛起。而从我身边的观察,越来越多的人出国旅游,而且不再强调穷游,越来越多的人乐于花钱做精神的消费,看比赛、电影、话剧……特别是,海淘在这两年爆发式的发展,以至于国家特别出台了针对海淘的税收政策。海淘恰恰说明了很多人不满意国内产品的品质,而不得不花时间、精力、更多的钱去买国外的产品,而这,反过来讲也恰恰是国内产品的机会。还有公司的同事,很多人辞职创办创意公司,做品质生活产品/服务——所有的迹象都在表明,有钱的人越来越多了,大家对品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相应的产业机会也潮水般涌现。

而这些机会,在最具嗅觉灵敏度的IT人眼里,变成了下一波IT行业的新趋势。其中最明显的,就是“移动互联网的浪潮正在退去”,而以各式各样实物为载体的技术形态正在涌现。作为正在做移动互联网的人,虽有不甘,却也不得不认同。其实在这次的技术团队晋升里,自己也能从侧面看到这个迹象。过往几年都是晋升大头的钱包团队,这次晋升提名的人数明显少了,提名而最终没有晋升成功人的也多了。甚至,回过头来讲,整个公司,在去年这个时候,实际上就已经撤销了独立的“无线部门”。可以说,无线的技术体系已经完善,后面更多地是作为一个相对轻薄的“端”而存在,技术的真正核心,仍然是在后端的业务模式以及核心算法。特别是算法,在AI、VR、AR兴起的现在,越发地重要。

另一方面,作为创造了最大的财务自由群体的IT行业,其从业人员也开始更多地关注科技以外,去做更有人文关怀,更有情怀的事情。最让我感动的是张向东和罗永浩。张向东是洒脱,可以在创业成功功成圆满之后,抛开名利地位,从零开始做一个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产业——自行车。罗永浩是悲壮,其实我一直觉得老罗唤醒了国内的手机行业,让他们从注重跑分拼硬件参数,变成一个个强调情调强调质感,而老罗作为第一个做出了这样的手机的人,却由于公司的经验不足,没能得到开创者应有的市场地位,但是他没有气馁和埋怨,一直在品质追求中不断前行。

应该说,正是有了中国整体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这样的背景,有了中国科技行业十多年不断发展的技术积累,有了经历过这一波互联网浪潮被激发出来的全民对创业和创新的普遍认知,中国的技术行业发展已经走在了引领世界的道路上。

机会很多。

比出来的郁闷

郁闷都是比出来的。

这种事情说出来会显得自己纠结,小气,想不开……所以,我就在这里发发牢骚好了,烦。

为什么整个公司提名晋升有78%的成功率,我这个级别的晋升,提名83个人,也有46个人晋升成功了,但是具体到我所在的这个面试分组里,12个人才成功了4个人,是不是各组之间标准不统一,是不是我们这个分组的面试官太严了?!

即使不是按照公司78%的成功率算,只是按照46/83的成功率算,“今天下午最好的一个”的我也应该能成功啊,为什么偏偏到我这里就是1/3的成功率啊?!超过提名中的一半人,对我来说也不难啊!也许我没有达到100%符合晋升的绝对标准,但是晋升的这些人里面,真正完全达到这个标准的有多少?按照1/3的比例,是不是应该只有28个人晋升成功?!不可能刚好我这个分组比较差,只有1/3符合标准,其他的组就都有一半以上的人符合标准。

提名了,然后这样失败了,其实比没有提名还让人难过。或者说,如果没有那个面试官跟我说的“你是今天下午最好的一个”,我会自认技不如人,也不至于这么难过。更进一步说,如果大家都是按照这样严格的标准,按照1/3的成功率,我也可以心悦诚服成功的人都比我强,需要继续发奋学习。

而现在的情况是,我会忍不住地想,如果我不在这个面试分组,而是去任何其他的面试分组面试,很大可能我已经成功了。

这才是最让人痛苦和不甘心的!

哎。

牢骚完了。积极一点,早点走出来。

记一次失败

7月4号——

这次失败打击非常大。

不光是失败本身,更多的是没有做好失败的准备。从答辩结束之后就一直很乐观,特别是某个评委一句“今天下午最好的一个”让我以为成功在望。

结果正契合了一句话: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这几天一直没睡好,白天里脑海里也时不时冒出来主管跟我说结果的那句话,真的是很不好受。

但是失败了就是失败了,再怎么难受,怎么不服气,还是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一个评委跟你说你是“今天下午最好的一个”,那只是表示在他的眼里,你比其他几个人好,但是这个不是选举,不是多选一,而是选贤任能。比别人好说明不了什么,你必须证明你能够胜任更高要求的工作。

很遗憾他们认为我还现在还不能。

问题出在哪呢?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有两个问题没有回答好。一个是关于“纠结”的问题,我讲的案例确实是我曾经纠结过的问题,但是纠结的原因牵扯到团队利益的问题,这样的部门利益问题,在更高的公司层面上实际上是不好宣扬的,这样导致了我在描述纠结原因的时候磕磕碰碰,最后评委也没有理解我的纠结点。另一个关于现有问题和规划的问题,我其实没有想清楚,刚想起一个监控的问题就随口说出来了,没想到评委揪着这个深入。监控其实不是优先级很高的问题,我也还没有投入去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为了圆自己的话,只好硬着头皮去说,于是又一次磕磕碰碰。而且我觉得这里可能为自己埋了个雷,因为监控涉及到重复造轮子的问题,我也许讲了原因,但是他们不一定会认同。

还有一个贯穿始终的问题,就是我的表达。我的表达有两个问题:一是为了突出软件产品和自营业务的区别,不断强调各站点的需求不同,好几次这样的表述——“**站点是这样的”、“对于**来说,它的需求又不一样”……这样从评委的观感来说,就倾向于觉得我更多是在做一个个解决方案的架构,而不是体系化地去建设一个产品架构。另一个表达问题,其实是凸显了前面所有问题的一个症结,就是我的表达实在太快了,回答很快,语速也很快。表达快的好处是,显出我的思维敏捷,那个说我表现好的评委,一部分原因应该就是这个。但是表达快的坏处也很明显,对于我事先没有思考过或者需要比较“巧妙”回答的问题,我没有给自己思考“怎么回答”的缓存时间,所以这类的问题,我的回答就容易凌乱,而且容易给出不成熟的回答。而如果我回答得慢一点,给自己一点时间,我其实可以有更好的题材可以回答。典型的就是那个现有问题和规划的问题,其实有哪些问题,需要做哪些规划,都是很久之前就在做了,结果我抓住脑袋中一闪而过的监控就开始回答,而监控恰恰是还没有做规划的一个领域。

所以归根到底,我还是自己把自己坑了。表达的问题其实一直是我的问题,但是我一直没有很好地解决。一直觉得平时不爱说话,需要说的时候打机关枪般伶牙俐齿还蛮不错,事实其实是,不爱说话,所以口齿不清,打机关枪,你有时间思考吗?不怕说错话吗?

7月10号——

这几天慢慢消化,加上最终还是和评委直接沟通了一番,得到了更全面直接的反馈。归根到底,不管是技术上还是管理上,越往上走,越偏向于对思维方式的考察。更高阶的架构师或者管理者,需要能够自己定方向,对技术人员来说,也许不能决定业务的方向,但也要能开始影响业务的决策方向。另外,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也不是只是做一个项目,因此,你需要考虑协同作战,需要考虑长远的规划。总结一句话就是,先要做更高阶的工作,才能得到更高阶的工作。听起来矛盾,却也是羁绊我的一点。在其位谋其政只传统的工作思维,但是现在,我需要更多做一些,不在其位而谋其政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