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中国文化的命运》

一百年前的前辈写的书。原来那个时候的人,对于中西文化的差异、社会与民主这些主题,已经有如此透彻的观察了。

中西方各自的文化优势都在于“明理”,不同的在于,西方的“理”是客观世界的科学理论,中国的“理”是与“人”打交道的道理,包含了两点:一对自己,向上之心强;二对他人,相与之情厚。

向上心,即不甘于错误的心,即是非之心,好善服善的心,要求公平合理的心,拥护正义的心,知耻要强的心,嫌恶懒散而喜振作的心……总之是一句话:人生向上。

想与之情,则是儒家相信,一个人天然地与他前后左右的人,与他的世界不可分离,西方的民主始于不得不承认旁人,而中国则天然地先自动承认了旁人。

另一种表述方式是,对人生的第一个问题,即对“物”上,西方的科学思想更有作为,对“物”的追求和探索上,需要努力先“外”求索,而在人生的第二个问题上,即对“人”的问题上,又不能一味向“外”用力,对“人”的互动,需要你情我愿,一味用力强求只会适得其反,这个时候,中国哲学的内向性反而是更好的处事哲学,“反求诸己”有时候反而是处理人与人、人与社会关系的一种更有效的方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