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Startup

Startup

风险厌恶型的组织架构

这几个月因为工作关系,跟一个传统行业的巨型国企有了亲密的合作(长期驻扎对方总部),对于一个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互联网公司工作的人来说,虽然一开始对国企的氛围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两个公司文化的巨大差异,还是一次又一次震惊了我。

众所周知,互联网公司以争分夺秒的工作状态著称,互联网公司重新定义了“加班”,也创造了“996”这样的职场新词。互联网公司的一切管理设置,都是为了确保员工在工作上投入更多时间、精力,干更多的活。所以互联网公司会有无数的产品要研发,即使没有新的产品研发,老的产品也可以不断迭代更新,让你在公司的每时每刻都处于被工作驱赶的状态,甚至还要霸占你的业余时间,提供各种交流工具和远程办公工具,让你随时随地能工作。

而这个国企却是完全相反,这个国企的研发组织设置和工作流程设置,似乎就是千方百计地让你做不了事情。

首先是部门设置,总部的权限非常大,地区公司没有自己的机房和研发团队(只有整体外包的ISV团队)。总部集中了很多权力,但是却没有足够的研发能力,总部自有的研发团队基本不研发产品,各种产品分散承包给各个外包公司开发,自有研发团队只作为总部相关产品的研发接口。业务部门也倾向于把需求给外部团队来做,尽量不涉及到总部的自有研发。

在职能设置上,又划分地非常分散,开发和测试团队完全拆开,测试单纯作为职能部分存在,不负责具体产品,只负责根据开发的功能描述做测试覆盖,运维和研发也距离很远(管理上),很多研发问题变成运维问题后,效率变得更低。最后,研发部门没有完全的发布权限,发布还需要业务领导签字,而且是真的“签字”,必须人工跑到领导的办公室让领导手写签字,而领导的办公室在几十公里以外城市另一头。

在工作态度上,这个国企的大部分员工基本没有主动性可言,有可能是因为是“总部”的关系,掌握着资源,不怕别人不来找他,所以一般是别人问一句,做一件事情,做完了也不会主动反馈结果,还是要需求方主动来询问,沟通效率非常低。做事的流程上,做事之前普遍需要向上汇报,领导同意才动手,而且经常是步步汇报,一件事情实际做可能就几分钟时间,但是光等领导答复可能就来来去去花去了好几天。而在事情落地时,总是尽量让事情不粘自己手。能够让需求方直接和做事情的人沟通,则接口人基本上就只做个牵线人。能够让外包来做的,就尽量不让自有研发团队来做。甚至产品的升级发布,能尽量不做的,则尽量不做,以不出事为基本出发点,甚至连发布审批的最高领导都是这样的态度。

为什么是这样的工作氛围呢?从刚来的时候开始,我就对这个国企的组织和激励机制做了很多询问/调研。从旁敲侧击和自己的分析下来,可能主要是一句话,这句话我听过很多次,但是第一次如此真切地体会到,那就是: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或者借用投资术语,这是一种风险厌恶型的组织、流程和工作态度。

因为国企的性质,做得多了,不一定有奖励,做的少了,也不会有惩罚,特别是在这里,研发是纯粹的成本部门,也不会关联到业务的业绩考核指标。但是如果线上系统出问题了,那就要层层问责,一紧再紧了。比如这次勒索病毒,这个国企也出了案例,而且还上了新闻,导致的结果就是安全收的更紧,甚至不惜以暂停业务的方式处理。

就是因为这样的怕出事的心态,所以才有上面的总总。因为怕地市公司胡搞,运维的权限一定要收到总部,在权限的配置上,一定是现在要一个,就只给一个,不会为以后留任何余量。因为怕出事,所以尽量把责任分摊甚至转移,所以会有层层审批,宁可给外包做也不给自有团队做,以及处理一件事情拉进来一堆人,但是就是没有人做接口人。

在这样的组织状态下,能够留下来的人有两种,一种是能够做到责任不沾身,同时能让领导有存在感的人,特别是如果还能落地一些事情,那就更厉害了。还有一种就是浑浑噩噩混日子的,因为实际上做成一件事情的阻力太大了,所以他们干脆就不做事了,在个人精力上也不对事情做投入。我遇到的最极端的例子,是一件事情(而且是很小的事情)交代给一个人前前后后不下十次,居然被问及这件事情具体做什么的时候,他还是要来找最开始的需求方询问——可谓是把“事情尽量不粘自己手”发挥到极致了。

第一种人毕竟是少数,能为这些人准备的位置也是有限的,这决定了绝大多数人属于第二种人,但是这实际上是一种很强的逆向淘汰机制。真正有能力,有追求的人,不会甘愿做第二种人,第一种人实际上做得也累,而且位置也有限,于是决定了有能力的人很多会选择离开,而这也反过来让整个组织更加退化。留下来的第二种人会越来越浑浑噩噩,而从平时与他们的沟通中,也不断验证我的这个印象。当然不是说他们的人不好,实际上,大部分人,人品都是正直的,是我愿意去交朋友的,但是如果作为工作伙伴,我却是犹豫的。

这是一种最不好的研发体系,可能也是一种最不好的公司制度,因为人的主观能动性完全用在了规避风险,工作时间大部分用在了处理流程和工作协同。

可以得到什么教训呢?

首先就是,公司一定要奖罚分明。这一点和政府机关不同,国家公务机关是带着权力的服务部门,因为有权,因为是服务,所以以保证质量,确保不出错作为考核重点是没有问题,毕竟服务差一点,总比没有服务更好。但是公司是提供社会消费品的组织,公司提供的产品都是有可替代性的,这决定了公司的产品不能只追求“有”,更要追求“好”,于是公司的产品要不断升级改进。基于这个前提,公司的组织设置,也是要朝着能够更好地升级改进产品的方向去设置,因此,公司里要鼓励做事,鼓励改进升级。当然任何变化总是会带来不确定性,可能会变得更好,也可能会变得更差,这个时候就需要有合适的奖罚机制,奖励变好,对于变坏的改变做区分,因为个人工作过失导致的变坏,给予适当的惩罚,因为公司战略或者部门战略导致的,则由相应的集体管理层负责。这样的奖罚设置,才可以让想做事,有能力做事的人脱颖而出,同时也能淘汰对公司造成消极影响的人。

然后,公司里有层级,有层级就需要有汇报和审批,这是必要的,但是一定不能事无巨细都向上汇报。一定要给每一个层级设置适当的自主权限,这既可以让每一个层级都有决定权和成就感,也能用责任驱动整个组织不断成长,更能让事情的决策和推进更加快速高效。

接着,OA真的很重要,现在的互联网时代了,还用传统的签名审批,真的太拉低效率了。

最后,关于研发部门的定位,研发部门一定不能单纯定位为职能部门或者成本部门,研发部门要和业务挂钩,业务的考核也是对研发效率的考核,这样可以让研发部门有更大的动力改进系统、提高研发人员能力,也就不会出现这个国企这样的,宁可找外包也不给自己的研发团队做的事情。

创业-初体验-发现另一个中国

结束了一周的等待和一周的纠结,上周末终于下定决心,跟老婆、爸爸妈妈分别做了详细的沟通后,我入局了。为了避免周一和大部门老大面谈之后,又因为某些原因动摇,周日晚上就跟Y明确了答复,不让自己有退路。

然后周一就是各种沟通,大部门老大的面谈没有动摇我,但是让我又一次认识到自己的弱点,就是容易被外在的名声所牵绊,我的主管也最后一次找我聊,当然还是没让我回心转意。

唯一让我犹豫的是RZ,RZ让我想到公司在深圳或者香港建立研发部门的可能性,以及如果我留下来,未来通过这种方式回深圳,若干年后再出来创业的可能性。应该说,这条路,跟我现在的选择殊途同归,只是RZ建议的这个选择,风险更小。

不过我还是决定走,我不想表现出来我没有决断力,我已经犹豫了好多年,不想再犹豫下去了。

然后就是跟团队的沟通,杭州团队的道别,一次烧烤和按摩。喝醉了,说了很多。半夜两点才回到酒店。

第二天就去新团队报道。第一天的接触,就感觉到团队很靠谱,业务、产品、技术,几个人的创始团队,每个人在自己的领域上都非常专业,同时也第一次比较详细地了解了产品的业务模式。团队第一天的沟通,聊了很多,也包括杭州的各式信息,关于房子的,关于各式的创业信息的。其实杭州慢慢地已经有了一个创业之都的感觉,不只是因为阿里带来的城市科技氛围,也因为阿里这么多年,给这座城市造就了数以万计拥有一定资产和个人能力的人才。人才是不甘于沉寂的,他们会通过各种方式,让这座城市因他们而变。第一次觉得,我并不介意在杭州“创业”两年,好好汲取这个城市的养分。在上海太过于安逸,真的容易迷失在白领的精致小世界里。

周三与老团队做了工作交接,也和C做了深入的沟通。自从做出了离开的决定,最担心影响的就是他,他也确实度过了两个不得安眠的晚上,实在是抱歉……很欣慰的是,C能够理解我的决定。而且他说得对,我们没有管理上的汇报关系,其实反而更好,希望以后继续做好朋友吧。

周三晚上直接奔赴北京。工作日的夜班飞机,居然人很多。到了酒店已是凌晨一点。

第二天7点半就从酒店出发,奔赴合作伙伴办公室沟通方案。

周四晚上,创始团队的第一次全员聚会。最能喝的两个业务同学,反而把自己喝醉了。能够理解他们的辛苦,三年的坚持,终于迎来了能够落地自己想法的机会。而我们这些刚进来的产品、技术的同学,是站在他们辛苦打好的基础之上的。大家都很动情,这也许是人人互称“同学”的阿里带给我们最大的财富,我们能够聚集一班诚恳的,同时又是有理想,敢于冒险的不同岗位的人,一起朝着一个目标全力以赴。

经过这一晚,我不会再对这个项目有任何犹豫。即使这个业务本身不一定能成功,能够和这样一群人一起从零开始奋斗,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人生财富,何况,经过两天的了解,我相信,这个业务模式是能够成功的!

所以,从现在开始,全力以赴,一定要成功!

创业的第一周,经历了老团队的离别,经历了无数次的挽留,也有小许的犹豫(至今犹记得听了RZ的建议后,和老团队离别喝酒时的痛苦纠结),也经历了新团队的诚恳会面和聚会时的真情吐露,以及自此的笃定和信心。然而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这次决定前后考量的几周中,在这一周几乎每天凌晨一两点睡觉,在往返杭州两次,来往北京一次,周二的茶山会谈,周三、周五晚的飞机上,我看到了一个和我过去几年生活中不一样的中国,这是一个创业的中国,是由凌晨还是出差,飞机上还在学习,出差的路上,酒店里依然谈论着业务和想法的人所组成的中国,没有精致的生活,却散发出无限吸引人的魅力。

未来的几年,我要去追求这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