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创业

创业-初体验-发现另一个中国

结束了一周的等待和一周的纠结,上周末终于下定决心,跟老婆、爸爸妈妈分别做了详细的沟通后,我入局了。为了避免周一和大部门老大面谈之后,又因为某些原因动摇,周日晚上就跟Y明确了答复,不让自己有退路。

然后周一就是各种沟通,大部门老大的面谈没有动摇我,但是让我又一次认识到自己的弱点,就是容易被外在的名声所牵绊,我的主管也最后一次找我聊,当然还是没让我回心转意。

唯一让我犹豫的是RZ,RZ让我想到公司在深圳或者香港建立研发部门的可能性,以及如果我留下来,未来通过这种方式回深圳,若干年后再出来创业的可能性。应该说,这条路,跟我现在的选择殊途同归,只是RZ建议的这个选择,风险更小。

不过我还是决定走,我不想表现出来我没有决断力,我已经犹豫了好多年,不想再犹豫下去了。

然后就是跟团队的沟通,杭州团队的道别,一次烧烤和按摩。喝醉了,说了很多。半夜两点才回到酒店。

第二天就去新团队报道。第一天的接触,就感觉到团队很靠谱,业务、产品、技术,几个人的创始团队,每个人在自己的领域上都非常专业,同时也第一次比较详细地了解了产品的业务模式。团队第一天的沟通,聊了很多,也包括杭州的各式信息,关于房子的,关于各式的创业信息的。其实杭州慢慢地已经有了一个创业之都的感觉,不只是因为阿里带来的城市科技氛围,也因为阿里这么多年,给这座城市造就了数以万计拥有一定资产和个人能力的人才。人才是不甘于沉寂的,他们会通过各种方式,让这座城市因他们而变。第一次觉得,我并不介意在杭州“创业”两年,好好汲取这个城市的养分。在上海太过于安逸,真的容易迷失在白领的精致小世界里。

周三与老团队做了工作交接,也和C做了深入的沟通。自从做出了离开的决定,最担心影响的就是他,他也确实度过了两个不得安眠的晚上,实在是抱歉……很欣慰的是,C能够理解我的决定。而且他说得对,我们没有管理上的汇报关系,其实反而更好,希望以后继续做好朋友吧。

周三晚上直接奔赴北京。工作日的夜班飞机,居然人很多。到了酒店已是凌晨一点。

第二天7点半就从酒店出发,奔赴合作伙伴办公室沟通方案。

周四晚上,创始团队的第一次全员聚会。最能喝的两个业务同学,反而把自己喝醉了。能够理解他们的辛苦,三年的坚持,终于迎来了能够落地自己想法的机会。而我们这些刚进来的产品、技术的同学,是站在他们辛苦打好的基础之上的。大家都很动情,这也许是人人互称“同学”的阿里带给我们最大的财富,我们能够聚集一班诚恳的,同时又是有理想,敢于冒险的不同岗位的人,一起朝着一个目标全力以赴。

经过这一晚,我不会再对这个项目有任何犹豫。即使这个业务本身不一定能成功,能够和这样一群人一起从零开始奋斗,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人生财富,何况,经过两天的了解,我相信,这个业务模式是能够成功的!

所以,从现在开始,全力以赴,一定要成功!

创业的第一周,经历了老团队的离别,经历了无数次的挽留,也有小许的犹豫(至今犹记得听了RZ的建议后,和老团队离别喝酒时的痛苦纠结),也经历了新团队的诚恳会面和聚会时的真情吐露,以及自此的笃定和信心。然而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这次决定前后考量的几周中,在这一周几乎每天凌晨一两点睡觉,在往返杭州两次,来往北京一次,周二的茶山会谈,周三、周五晚的飞机上,我看到了一个和我过去几年生活中不一样的中国,这是一个创业的中国,是由凌晨还是出差,飞机上还在学习,出差的路上,酒店里依然谈论着业务和想法的人所组成的中国,没有精致的生活,却散发出无限吸引人的魅力。

未来的几年,我要去追求这样的生活。

商业和技术的新可能

上周六参加了极客公园上海的活动——奇点·创新者峰会 2016

这几年没有像之前那样常态性地关注创业圈和创业的资讯,但是断断续续刷feedly的订阅内容,也知道极客公园这几年做的东西,因此前几天看到fenny的公众号推荐,就毫不犹豫买了票。

整个活动没有让我失望。总体来说,有信息量,组织很专业,主题很有人文关怀,有点TED的感觉,甚至嘉宾访谈的形式,也有点TED的影子。

整体论坛的主题是“品质”和“幸福科技”,不管是大范畴的新能源、VR、AI,还是具象的高品质自行车、精品视频、高工艺手机产品,都是服务于这两个主题。

其实不管是“品质”还是“幸福科技”,都根源于一个更宏观的社会变化,就是中国的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已经不仅仅是为了满足“拥有”和“消费”了,而是坚定地朝着产业升级的路径在走。前几年还是“得屌丝者得天下”,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被视为屌丝,中产阶级成了社会的中坚力量。

这个在参加这个论坛之前,其实自己已经有一些感知。

年初看吴晓波的文章,吴晓波反屌丝经济,认为在中国的中产阶级人数突破一亿人的当前,中产经济已经崛起。而从我身边的观察,越来越多的人出国旅游,而且不再强调穷游,越来越多的人乐于花钱做精神的消费,看比赛、电影、话剧……特别是,海淘在这两年爆发式的发展,以至于国家特别出台了针对海淘的税收政策。海淘恰恰说明了很多人不满意国内产品的品质,而不得不花时间、精力、更多的钱去买国外的产品,而这,反过来讲也恰恰是国内产品的机会。还有公司的同事,很多人辞职创办创意公司,做品质生活产品/服务——所有的迹象都在表明,有钱的人越来越多了,大家对品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相应的产业机会也潮水般涌现。

而这些机会,在最具嗅觉灵敏度的IT人眼里,变成了下一波IT行业的新趋势。其中最明显的,就是“移动互联网的浪潮正在退去”,而以各式各样实物为载体的技术形态正在涌现。作为正在做移动互联网的人,虽有不甘,却也不得不认同。其实在这次的技术团队晋升里,自己也能从侧面看到这个迹象。过往几年都是晋升大头的钱包团队,这次晋升提名的人数明显少了,提名而最终没有晋升成功人的也多了。甚至,回过头来讲,整个公司,在去年这个时候,实际上就已经撤销了独立的“无线部门”。可以说,无线的技术体系已经完善,后面更多地是作为一个相对轻薄的“端”而存在,技术的真正核心,仍然是在后端的业务模式以及核心算法。特别是算法,在AI、VR、AR兴起的现在,越发地重要。

另一方面,作为创造了最大的财务自由群体的IT行业,其从业人员也开始更多地关注科技以外,去做更有人文关怀,更有情怀的事情。最让我感动的是张向东和罗永浩。张向东是洒脱,可以在创业成功功成圆满之后,抛开名利地位,从零开始做一个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产业——自行车。罗永浩是悲壮,其实我一直觉得老罗唤醒了国内的手机行业,让他们从注重跑分拼硬件参数,变成一个个强调情调强调质感,而老罗作为第一个做出了这样的手机的人,却由于公司的经验不足,没能得到开创者应有的市场地位,但是他没有气馁和埋怨,一直在品质追求中不断前行。

应该说,正是有了中国整体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这样的背景,有了中国科技行业十多年不断发展的技术积累,有了经历过这一波互联网浪潮被激发出来的全民对创业和创新的普遍认知,中国的技术行业发展已经走在了引领世界的道路上。

机会很多。

读书笔记之2011年4至6月

《企业应用架构模式》
None.

《社会学的想象力》
Note:
学院派的著作,探讨社会学的研究之道。

《成为技术领导者》
Mark:
解决问题型的领导风格:理解问题;管理想法的交流;保证质量。
在每到达一个高原阶段之前都有一个低谷阶段,每当我试图有所提高时,我都要先经历一次小小的退步之后才能取得大的提高。
为了攀登到新的高度,你必须离开原有的立足点,舍弃你擅长的东西,并且还有可能滑落到低谷。如果你不舍得放弃你擅长的东西,那么你会继续缓慢地进步,但永远达不到新的高度;
如果工作的技术含量不是很高,领导者不需要有很强的能力,也能够利用人的敬畏心理来领导;

《那是软件架构师吗》
None.

《伟大架构师的秘密》
None.

《Getting real》
Mark:
更成熟并不意味着更复杂。
只交付用户所需的,摒弃任何客户不需要的。
伟大的软件必须要有自己的理想。伟大的软件必定是有倾向的。
构建一半产品,而非产品有一半缺陷。
你的大部分时间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东西上,如果你能抛弃不重要的工作和思考,你将会获得不可思议的生产力。
不轻易实现每个功能。
创新不是关于对每件事说yes,而是对每一件事说no,除了至关重要的特性。
设置首选项是一种逃避困难抉择的方式。
Have the confident that if the world heard it, they will pay for more.
Even if you don’t have a perfect answer, say something. When your customers encouter bugs, make sure to send a reply to them quickly thanking them for their input.
Beta passes the buck to your customers. If you’re not confident enough about your release then how can you expect the public to be?
Don’t create a culture of fear surrounding bugs. Don’t constantly seek someone to blame. The last thing you want is an environment where bugs are shoved under the rug instead of openly discussed.
Remember that negative reactions are almost always louder and more passionate than positive ones.
More mature doesn’t have to mean more complicated.
Note:
37signals是《黑客与画家》思想的坚定实践者,《Getting Real》也可以认为是《黑客与画家》的实践版。在软件开发工具越来越完善的现在,纯粹开发一个软件已经变成了类似于搭积木的游戏,也就是说,软件行业的“工程”特性已经越来越成熟——实际上也是越来越沉重和形式化;而另一方面,软件开发的“工艺”方面,正在变得越来越弥足珍贵。程序实际上是帮助思考的工具,就像文字一样,而不是人堆砌起来指挥计算机工作的工具——这只是程序的附带属性。因此,快速地构建,灵活地试错就成为这个工艺最弥足珍贵的部分。可惜的是,这样的属性,也决定了其只能在更”工艺“的地方,也就是小公司里实践。大公司的教条是一种不能承受之重,但是,人员越多,单个人犯错导致的集体错误就会更多,这也是稳重与敏捷不可不为的权衡吧。

《灵魂只能独行》
Mark:
相爱的人们也只是“在黑暗中并肩行走”,所能做到的仅是各自努力追求心中的光明,并互相感受到这种努力,互相鼓励,而“不需要注视别人的脸和探视别人的心灵”。
在最内在的精神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爱并不能消除这种孤独,但正因为由己及人地领悟到了别人的孤独,我们内心才会对别人充满最诚挚的爱。我们在黑暗中并肩而行,走在各自的朝圣路上,无法知道是否在走向同一个圣地,因为我们无法向别人甚至向自己说清心中的圣地究竟是怎样的。然而,同样的朝圣热情使我们相信,也许存在着同一个圣地。
有明确的宗教信仰并不证明有勇气,相反,有精神追求的勇气却证明了有信仰。
对意义的寻求是人的最基本的需要。当这种需要找不到明确的指向时,人就会感到精神空虚,弗兰克称之为“存在的空虚”。
“我只担心一件事,就是怕我配不上我所受的苦难。”
一个忙人很可能是一个心灵上的穷人和悲惨的人。
比成功更重要的是,一个人要拥有内在的丰富,有自己的真性情和真兴趣,有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只要你有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你就在任何情况下都会感到充实和踏实。
萧伯纳说:“人生有两大悲剧,一是没有得到你心爱的东西,另一是得到了你心爱的东西。“
使沙漠显得美丽的,是它在什么地方藏着一口水井。
一面彻悟人生的实质,一面满怀生命的热情,两者的结合形成了袁中郎的人生观。他自己把这种人生观与儒家的谐世、道家的玩世、佛家的出世并列为四,称作适世。若加比较,儒家是完全入世,佛家是完全出世,中郎的适世似与道家的玩世相接近,都在入世出世之间。区别在于,玩世是入世者的出世法,怀着生命的忧患意识逍遥世外,适世是出世者的入世法,怀着大化的超脱心境享受人生。用中郎自己的话说,他是想学“凡间仙,世中佛,无律度的孔子”。
哲学的沉思给了我们一种开阔的眼光,使我们不致沉沦于劳作和消费的现代旋涡,仍然保持住心灵生活的水准。

《失控》
Mark:
一个斑点大的蜜蜂大脑,只有六天的记忆,而作为整体的蜂巢所拥有的记忆时间,是三个月,是一只蜜蜂平均寿命的两倍。——Why?
Wilder Graves Penfield:每条记忆都对应于大脑中的一个单独位置。
正是其容纳错误而非杜绝错误的能力,使分布式存在成为学习、适应和进化的沃土。
失去了感觉,心智就会陷入意淫,并产生心理失明。
生命正在变为人造的,一如人造的正在变得有生命。
放在镜子上的变色龙是什么颜色的?——因果自循环。
盖亚理论——地球是一个自平衡的活系统。
群体的自适应-低层级的存在无法推断出高层级的复杂性。
均衡即死亡,流动即常态。均衡态不仅意味着死亡,它本身就是死亡状态。
自然万物都趋向于从有序到无序,即熵值增加。而生命需要通过不断抵消其生活中产生的正熵,是自己维持在一个稳定而低的熵水平上。生命以负熵为主。
控制的三个阶段:能量控制;物质控制;信息控制。
对于任何一个复杂、危险的项目来说,最理想的团队人数是八个人。
要想保障繁殖,雌性的比例应该高一点,符合生态学的雌雄比例是5:3。
cyberspace:互联和移动网络的发展,正在把人类一步步引入到赛博空间。
你的优势不再体现在“如何完成工作”中,而是在“做什么工作”中。
网络化信息的自然本质:让拷贝流动起来,然后按照每一次使用收费。
要想诞生出新的、出乎意料的、真正不同的东西——也就是真正让自己惊讶的东西——你就必须放弃自己主宰一切的王位,让位于那些底层的群氓。
对于一种文化来说,最本原的动力就是复制自身以及改变环境以利于其传播。
进化的工作就是通过创造所有可能的可能性借以栖身的空间,来创造所有可能的可能性。
在任何社会中,只要交流和信息连接的强度适中,民主就必然会出现。在思想自由流动并产生新思想的地方,政治组织会最终走向民主这个必然的、自组织的强大吸引子。
通过地方层级上持续不断的微小冲突和微小变革,避免了大规模的宏观和全面革命、而整个系统既不会一片混乱,也不会停滞不前。
拥有成千上万个成员的大型网络里,每个成员的最佳连接度小于10。
死亡拥有无限的时间和空间,活着则存在于限制中。
大自然无中生有的九律:分布式、自下而上的控制、递增收益、模块化成长、边界最大化、鼓励犯错误、不求最优化,但求多目标、谋求持久的不均衡态、变自生变。
冗余链路。
Note:
700页的宏篇巨制,涉及生物学、生态学、建筑学、软件设计、控制论、社会学、机器学习、计算机仿真、进化与遗传学、混沌理论……特别是,作为1994年出版的书,居然讨论了计算机网络、分布式计算、电子货币、web、网络带来的赛博空间……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以实验数据和事实说话的真正“上通天文,下通地理”的书。这种轻松驾驭世间万物的感觉,就是我一直追求的啊-_-。。
所谓《失控》,实际上是指,对于一个自平衡的活系统(生命体、地球、社会结构、人工生命)其内部结构是一种类混沌的状态,而这个状态不能是均衡不变的,一个允许自身不断自下而上裂变的系统,才会在这种局部无序,整体有序的进化中,不断适应和不断完善。以这种观点出发,所有的大系统都是“失控”的,没有一个中心控制者可以决定它的走向,甚至连“失控”本身也是活系统存在的基础,感官神经无序杂乱的信号输入,反而是意识得以形成的条件,而一旦所有感官都停止信号输入,意识即进入涣散状态。
对LISP语言刮目相看。一个正常程序的运行状态:1、无故障运行;2、修改后运行失败。而LISP的闭包特性使程序运行的第三种状态成为可能:随机修改后还能运行。LISP闭包是用来生成程序的程序。这使得随机修改后,“被生成”的程序也变得随机。这是人工生命中基因突变的基础。

《银行卡时代》
Mark:
VISA希望把自己和Mastercard区别开来。为了做到这一点,VISA把广告重点集中在与美国运通的对比上,希望通过提及并挑战美国运通在高端市场的领导地位来提高自己的声望。——把美国运通当做“稻草人”。
VISA“无处不在”广告,Mastercard“无价”(Priceless)广告。
“即使为了娱乐和消遣,同一行业的商人也很少聚集在一起,除非是一起密谋损害公众利益,或者相互勾结提高价格。”——亚当斯密《国富论》
在生物进化学中,与转折点相对应的是“点断平衡”——稳定让位于突变,典型的就是一个物种被另一个物种所取代。

《朗朗 千里之行:我的故事》
Note:
比较下近期看的几部传记,为什么中国人的奋斗史总是格外辛酸?什么时候每个想活出精彩的人都能在快乐地做自己所爱的同时,就能自然而然地有所得,我们的社会才算真正成熟了。

《making up the mind》
Mark:
My Perception Is Not of the World, But of My Brain’s Model of the World.
For us to act upon the world it doesn’t matter whether or not our brain’s model is true.
“Most of the time you are not aware of you are doing. What you are aware of is what you intend to do. As long as your intentions are fulfilled, you are not aware of what movements you are actually making.”
Everything we know, whether it is about the physical or the mental world, comes to us through our brain. But our brain’s connection with the physical world of objects is no more direct than our brain’s connection with the mental world of ideas.
The most famous number in psychology is 7, the number of items that can be held in working memory.
My brain discovers what is out there in the world by constructing models of that world. These models are not arbitrary. They are adjusted to give the best possible predictions of my sensations as I act upon the world.
My Perception Is Not of the World, But of My Brain’s Model of the World.
When we imagine a face, there are no sensory signals to compare with our predictions. There are no errors. When we see real faces, our brain’s model is never quite perfect.
When we interact with someone, we imitate them. We become more like them. This makes it easier for you to predict what they will do or say next. I can know that my communication has been unsuccessful when my prediction about what you will do next is not quite right.
Note:
认知的层次:大脑神经元neurons->感知Perception->知觉awareness->意识mind。感知无时无刻不在进行,而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没有知觉到。而意识是我们对世界的建模,这个建模在人出生时就已存在,人类认识世界的过程,就是对意识中这个世界的模型进行不断试错(trial and error)并完善的过程。由于是先有模型,再从现有模型中去感知外界,但是有些根深蒂固的模型,可能再怎么试错,却很难被改变,于是一个人对外界的感知就是完全“错误”的——这就产生了偏见。
为了与别人交换心智模型(Mind),我们从模仿另一个人开始,人在模仿中了解对方的意图,进而了解他的想法,这样的交互的结果,就是两个互相沟通的人,最后的行为模式会越来越像,因此,“你是什么样的人,取决于你的朋友是什么样的人”还是有心理学依据的。

《黑客与画家》
Mark:
在任何社会等级制度中,那些对自己没自信的人就会通过虐待他们眼中的下等人来突显自己的身份。因此,美国社会中,底层白人是对待黑人最残酷的群体。
建筑学和工程学之间的区别表现在“做什么”和“怎么做”:建筑师决定做什么,工程师想出怎么做。
“帕金森定律”之官僚主义:因为你必须做到,所以你能够做到。
潜在的买家会尽可能地拖延收购。大多数时候,促成买方掏钱的最好办法不是让买家看到有获利的可能,而是让他们感到失去机会的恐惧。
财富是用工作成果衡量的,而不是用它花费的成本衡量的。
Note:
《失控》里LISP语言用来生产计算机人工生命,这本书里,作者也对LISP“可以生产程序的程序”这个特性倍加推崇。真正好的编程语言是帮助你思考的,而不是教计算机工作“指令集”,机器语言是指令集,这个无话可说,现代的所谓“高级语言”,还是高级的“指令集”,就说不过去了。这个角度来说,一个系统动辄几百万行,上千万行代码,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东西。“一图胜千言”,现在的主流语言还停留在“千言”阶段,我们需要找到一个可以“画图”的计算机语言,或者是真正的模块化——不是现在面向对象里那么狭隘的语法级别的模块化,而是建筑范畴里的自由组装,任意拆卸。
工业标准和效率不一定等价,在计算机与互联网时代,则是不等价。创业是工作时间和工作效率的极大压缩。有一种很强烈的冲动想创业,也有一种很强烈的冲动想学一门真正的“黑客”语言。希望若干年后,我可以说“这本书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

《掀起银行的盖头》
Mark:
现代银行把业务与IT技术的界限抹平了,业务人员信息化,IT人员业务化。
2007年2月14日,工行数据中心当日业务量达到9416万笔。
因为法国决定了战争模式,在交战中歼灭了马木路克军,没给他们单打独斗的机会。
领导关心什么?一、在当地本行的竞争力,优势、长处、弱势在哪里?最需要解决那些问题?二、本行的经营力情况,业务经营的主要特点有哪些?最需要改进的是哪些问题?
一个良好的建议是一把钥匙,抓准了问题,领导就能决策,因而至关重要。

Social Network时代的创业壁垒

  故事从我手机上的街旁APP说起。话说我很早就装了街旁的APP,但是一直没打开过。这两天想试用一下,用了两次,我就放弃了,改用之前也没用过的大众点评网的Check-in功能了。

  话说街旁是国内LBS应用的鼻祖(这帽子有点高了,其实就是抄袭得最早而已),玩LBS当然首选街旁,何况,纯LBS的话,街旁似乎要完善一点——但是我还是放弃了。作为一个没有很多闲工夫的玩家,我的首要使用目的,是把LBS作为一种“本人到此一游”的档案,以后想怀旧一下,可以作为历史凭证,那些什么优惠券,check-in排名……我不care。

  光这一点就击中了街旁的软肋了。这几年已经看到太多网站莫名其妙消失,以至于我不会冒失地去注册一个账号,特别是考虑到长久保存东西的时候。

  于是就扯到了现如今创业的艰难。在web1.0的时代,没有用户生成内容,没有账户体系,网站可以生存得很好。web2.0时代,账户体系是很重要的方面——大家都知道,争取一个注册账号的成本有多高,没有自己的账户体系的网站,曾经又是多么地没有安全感。很大程度上来说,Google在Gmail之后,Baidu在百度空间之后,才真正有了踏实的立足基础——但是另一方面,账户体系又是一把尖锐的双刃剑,带来用户黏性的同时,也带来了转移成本的增加,于是马太效应愈发明显,不管新浪、腾讯,做微博得心应手,也是因为之前的用户基础已经很牢靠。

  账户体系的双刃剑,还有更致命一方面,那就是User-generated content,特别是到了现在的社交网络时代,UGC基本上是网络的核心,但是这个核心,在天朝却不是想有就有的。饭否最先抄袭Twitter,结果直接被腰斩,但是新浪微博却活的很好。首当其冲的原因是,刚成立的饭否不可能养得起上千人的内容审查团队,但是新浪从门户时代就是在自我审查中走过来的——一句话,dang对它非常放心。

  所以,回到开题。街旁虽然是更纯粹的LBS,但是为了避免突然某一天,发现永远登不上这个网站了,我还是选了在规模上看起来比较不容易被和谐的大众点评。

  这是一个不愿意在小事上折腾的用户的典型心理,由此可见国内的互联网创业的艰难啊。

  P.S:这里说的是小公司的艰难,对于大公司,也许恰恰是最好的时代——小公司食不果腹,国外的竞争对手也有人帮忙挡着。几个月前,盛大的某box正式上线,一个月过后,我一直使用的Sugarsync就再也访问不了了——如果用阴谋论来解读,这种巧合实在不能不让人鄙视。不过我还是尽量相信是巧合吧。

  希望大公司多争点气,小公司多挺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