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之《金融的逻辑》

书摘:
价值取决于这些公司能带来的效用,或者说收益,而不取决于其建设成本,跟建设所需的劳动时间关系不大;换言之,价值由未来的收益而定,不是由过去的成本决定。
原始社会里,“部落”公有制是一种实现形式,那种安排下,个人没有自己的空间、没有自己的财产,也没有自己的权利,但好处是,在大家都没有自我的架构下,所有东西和果实都共享,让彼此活下去的能力最大化。
由于朝廷富有,在这样的国度里,政府不需要发国债,金融市场当然也没必要发展,这就是中国、印度这样的传统社会的过去。相反,如果是政府穷民间富,政府有求于民间,政府权力只好让位于民间权利。
民富是自由、民主与法治的基本条件。有利于催生民主法治发展的格局包括许多方面,一是“政府穷民间富”,另一个是国债金融市场。负债累累的政府是一个权力难以扩张的政府。负债、债券市场、征税、纳税人,这些都是民主宪政的砖瓦。
这就是阿玛塔亚?森所说的“发展就是使个人更自由”,也是人性所向。
其他金融证券发展的效果也会如此,都可帮助我们把一辈子中不同时期的收入流做些更好的安排,使我们不至于在最能、也最需要花钱的时候没钱花,而等到年老不想花钱也不需要花钱的时候又偏偏钱很多。金融证券发展的好处是帮助我们摊平一辈子的消费水平,让我们不至于一会儿饿得要死、一会儿钱多得无处花。金融证券能提高我们整个人生的总体幸福水平,进而提高全社会的福利。

Tomly:
一个国家(公司)的发展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借债能力,而借债能力又决定于信用,国家的信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权力(店大欺客,过大欺民),从这个意义上讲,国家权力应该越小越好。
越年轻的人,消费能力越强,但是收入却也越低,因此,通过金融信贷,将自己未来的收入用来消费年轻时候的必须品(住房贷款等),是一个很合理的策略。——对于住房贷款,在美国是合理的,美国的一套普通房子,相当于当地白领两三年的收入,这样的贷款压力对于个人来说是很小的,但是中国呢?
经济越发达,个人保障越充分,其实就是个人金融最发达(养老金、失业、医疗险等,都是将目前的收入的一部分积攒下来,到未来某个需要的时候使用)的时候。越不发达的地区,也是情感金融越发达的地区(诸如结婚的送礼金,其实只是亲戚好友为当事人结婚的巨大花销分摊费用,而其预期就是,如果我以后结婚了,你也要给我礼金)
传统儒家社会的家族观念,确实有明显的经济投资作用(养儿防老等),但是,真正的亲情还是普遍存在的——至少我看到的是这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